一点科技网-全网最新科技资讯 > 智能设备 >

十年了 它让智能手机从鸡肋变为必需品

2018-07-07 19:50

  移动设备的操作系统市场之争,走到今天事实上也基本见分晓了,目前牌桌上的玩家也只剩下iOS和Android两位,诸如Symbian、BlackBerryOS、Windows Phone则已经成为昨日黄花。今年恰逢App Store十周年的情况下,最近苹果也在其官网上线了十周年纪念活动,并回顾了这一软件商店一路走来的历史。

  苹果负责市场营销的高级副总裁席勒Phil Schiller表示,“在App Store的第一个10年,它已经超越了我们所有大胆的设想,我们看到了开发者天马行空的app设计,也看到了这些app如何成为用户生活中密不可分的一部分,然而这只不过是个开始。开发者的创作令我们感到无比自豪,而未来10年App Store又将如何发展更令我们无比期待”。时至今日,App Store已经拥有10亿以上的用户量,有着超过200万款APP,以及1700亿次的下载量。

  通过App Store苹果成功点燃了一种新的文化、社会和经济现象,并改变了人们工作、娱乐、生活的许多方式。至于说其到底有多成功,就一个例子你就会明白,全球手游市场最能赚钱的两家公司腾讯和网易,在去年的游戏业务上收入分别是97亿美元和40亿美元,而App Store在同期游戏业务的营收则达到了80亿美元。

  这就是是营造生态的胜利,不用担心产品的市场接受度,不用担心投入产出比,只要存在一天就能够有一天的营收。当然了,App Store的蓬勃发展也造就了一大批开发者走向财富自由,据统计,目前已经有超过1万款APP的营收超过了百万美元。

  凭借着较为合理的分成协议和庞大的用户基础,在过去的10年之间,这个“名利场”里有无数在今天高山仰止的巨头,完成了青涩的蜕变。美国新闻周刊口中“全球首款取得真正主流成功的手机游戏”《愤怒的小鸟》就是在App Store上初出茅庐,到现在如今芬兰开发商Rovio即使经过了长期的低迷,其市值依然还有5亿美元之多。

  不仅仅是手机游戏,App Store对于手机用户的改变更多体现对于生活方式的改造上。在2008年的你,肯定是很难想象2018年的是是如何生活的,如今出行上有滴滴\Uber、订餐有美团\饿了么、购物有淘宝\京东、住也有了Airbnb,可以说一部手机里已经几乎能装下我们所有衣食住行的需求了。

  如果说,iPhone带来的是手机行业的革命,标志着智能手机开始扛起大旗,那么App Store无疑则起到了锦上添花的作用。众所周知,所谓智能手机相比于功能机的区别,就是用户可以自行安装各种第三方开发者提供的软件,而非局限于厂商提供“条条框框”的功能。

  对于智能手机的用户而言,如何将心仪的APP下载到手机里同样是初期的一个问题。在App Store没有诞生之前,下载应用意味着,在互联网上找到想要的应用下载到电脑通过数据线/蓝牙和专用软件传输到手机里安装,其中最典型的,就是诺基亚Symbian系统,需要Ovi套件来实现软件下载。

  在App Store上,逻辑则变成了一个网络卖场,用户的操作变成了点击App Store搜索APP购买后下载。没有“中间商”,所带来的就是整个流程的简单化和便利化。

  更核心的一点,是苹果的App Store为开发者们提供了一份更有诱惑力的合体三七分账,开发者只需要交三成的相关费用就能免费使用App Store这个大卖场。而此前,通过运营商渠道进行分销的时候,恰好是反过来的,运营商要拿大头,可剩下的“汤汤水水”基本难以负担开发者的费用,因此这是你就会发现,当时所能玩到的游戏是不是都由Gameloft这样大厂牌出品的呢?

  显而易见,对于第三方开发者来说,App Store的建立让开发者真正意义上成为了一个能够存续的职业。在此之前,开发者想要在Symbian之类的平台上发布软件,不仅没有分成模式而且还强制购买签名,这就导致中小开发者的参与热情低,进而导致一个健康有序的开发者社区迟迟不能建立。而没有一个合格的开发者社区的后果,大家可以参考一下微软推出的Windows Phone是如何失败的,就会知道了。

  App Store的这个十年,其实有一个非常关键的节点,对App Store生态造成了极其深远的影响。2014年11月19日,苹果在中国区正式实行1元最低定价策略,从此开发者将付费下载类的应用或游戏,发布在中国区App store时,就能选择特殊的1元定价。

  在1元定价之前,中国区App store最低的价格是6元,和美国区的0.99美元、日本区的100日元基本等价,而中国这个庞大市场的特点就是潜力十足但购买力不强。尽管所谓的不强是相对于美日这样发达国家,但较低的价格更适合中国市场,无疑也成为了许多海外厂商的共识。

  在苹果的蓝图中,低价的优质付费应用除了可以培养用户付费意愿,还能够帮助开发者们将旗下的应用推广到更多受众群体之中。虽然苹果这样的想法是不错,但是事情很快就向奇怪的轨道狂飙,在1元低价施行没有多久,一轮“劣币驱逐良币”正式上演。

  一夜之间,App Store的付费排行榜上,《瘟疫公司》、《Deemo》、《聚爆》等知名作品消失在排行榜前列,取而代之的是一堆定价1元的国产内购网游。因为App Store排行榜本身带来的高曝光效应,上榜的好处是很直观的,刷榜就应运而生,不过相比于竞争白热化的免费榜,付费榜的争夺相对轻松。而且最低定价从6元到1元,刷榜成本减少了83.3%,再加上苹果官方也允许付费转免费,最终呈现在用户面前的就是这样一个群魔乱舞的场景。

  当然,苹果自然不会对这样违背其初衷的行为视而不见,在经过了一连串以更改算法和机制的斗法之后,在去年随同iOS 11一起上线的新版App Store,又一次对于整个应用市场的玩法带来了天翻地覆的变革。

  游戏和APP板块的分离,凸显了手游作为App Store收益的重要来源,“Today”的上线也给了更多中小开发者的精品内容展现给全球用户的可能。最重要的是,排行榜入口深藏在一定程度上压缩了算法的权重,让高水准的编辑推荐得以展现在超过10亿苹果用户的面前。

  当然,苹果对于App Store保持信心,最最最重要的信心来源是从“Everyone can code”到“Everyone Can Create”。苹果已经不单单想要将Swift编程语言深入年轻群体之中,还意图更进一步地传播苹果的价值观。

  谁把控了年轻人的心智,谁就把握了未来的车票,Apple Swift的普及为庞大的iOS开发者输送了新鲜血液,而一代代开发者又反过来向用户提供高质量的APP。因此只要iOS的生态不范灾难性问题,即使iPhone不能一枝独秀,苹果也同样能够继续成为手机行业的弄潮儿。